学佛受用

一位“战疫”女医生的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36.3℃。”护士长疲惫的声音透过口罩飘出。

乔莉(化名)看着护士长在自己名字后面下班时段体温登记格上做记录,尽力得把眼眉弯起来,对她轻声道别之后,匆匆走出病房大楼。

1月底的风并不温柔,乔莉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低下头,快步走上马路。

为减少呆在密闭空间的机会,她决定走回家,毕竟从医院到家只有3站路,权当作健身提高免疫力了。

“家……”乔莉心中一动,划开手机,拨通通话记录的第二条。

“妈,嗯,下班了,你和爸爸还好吧?千万别出门,我还好,放心,我们医院不是定点……嗯,年前存了些吃的,这才初五……嗯……嗯……好好好,走路不打电话,你们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一定哦!”

乔莉听着电话里妈妈报平安的话,通宵值班的一切疲劳都烟消云散。

她打开微信,翻找到同学群,把值班错过的信息挨个看起来。大学时期的闺蜜好友林臻,因为高铁途经武汉,一回家就自我隔离了。看着林臻在群上发的耍宝照片和视频,她不由得微笑起来,一直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虽然担心林臻,但心里也小小羡慕她能够和家人度过这个不平凡的庚子春节。

她长长舒了一口气,把手机放进口袋,望着街边全部闭市的门店,脚步加快起来。

四十分钟后,乔莉来到租住的自建房所在的村落。当时要租住这里,听说乔莉是医生,工作体面干净时,房东很放心,立刻接受她需要补齐家具家电的要求,爽快地签了租赁合同。

现在,村落的每个小路都被村委会的人封住了,要进出,只有一个半掩着的门。村委会的人意外的看着乔莉走到跟前,眼角抽动了一下,慢腾腾得从口袋里面拿出红外线体温计,大概是手套阻碍了手指的动作,测量得特别不顺利。

乔莉等他把门打开,匆匆走进城中村。原来总是坐满人的小广场,现在只有“带病入村,断子绝孙”的条幅孤零零挂在那里,一向热闹的村落寂静非常,只听得身后村委会的人们悄悄议论的声音。

乔莉叹了一口气,感觉腿上如同绑上铅块一般。她停下脚步,掏出手机,拨通通话记录里近期通话次数最多的房屋中介电话,她特意提高音调,希望声音透过口罩让更多的人听到。

“喂,魏先生您好,请问房子的事情,您那边有消息了吗?……哦……那能不能请您再帮忙找一下,离医院再远一些也没关系……嗯……嗯……好的,谢谢您,再见”。

疫情前,每当她走过这条“回家”的小路,都有阿叔阿婶热情跟她打招呼,因为她可以为村民们提供及时而实用的医学服务。然而现在,偶然遇到一位村民,远远地就躲着她。

年前,房东还特地热情邀请乔莉来家中一起过年,得知她要回老家还表达了遗憾。结果,现在这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乔莉怎么可能回老家过年呢?而此时,房东反而委婉地发了个逐客令。她知道是村委会给房东下的压力。

乔莉心中压抑而委屈,眼睛涩痛,她抽了一下鼻子,迈开步子,向家中走去。嗯,暂时这还是家。

“我一定曾经有意无意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乔莉想,“可能是骄傲,可能是自私,同理别人也会伤害我。这没什么。”

她走过小广场,拐进一个小巷子,一只野猫吓了一跳,嗖地窜上房顶。

“如果是爸爸妈妈生活的小区,有个指定医院上班的医生,或者我是林臻的邻居……唉,都是小老百姓,谁都怕瘟疫啊。而今,我是学习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的佛弟子了,我不能让他们内心有挂碍和恐惧。一定有办法的。佛菩萨一定会加持我的。” 乔莉边走边想。

巷子尽头,有个粗糙的小凉亭,是房东夫妇为了方便租客停单车和夏日纳凉搭建的。想起冬至节时,房东坐在凉亭里面,挤眉弄眼得喝着她亲手调配的健身茶,乔莉暗暗笑了一下。

她很感恩房东一家,耗费一生积蓄建了这栋小楼,不仅提供这么合适的租金和温馨的生活环境,平日里还如同大家长一样关心每一个租客。

“如果后面医院也被指定做定点医院,就算他们不开口让我搬走,我也得想别的办法了。”

乔莉坐在凉亭里面,掏出手机,开始搜索其他中介的电话。

这时一通电话突然插进来——房东。

“喂,阿姨,对不起,我还在找房子,中介还没上班……嗯,我没发热也没咳嗽……”乔莉听着房东用欠标准的普通话缓缓说着。

听着,听着,乔莉感觉眼前突然一白,左手紧紧抓住大衣的衣角,额角的动脉咚咚咚地跳着,心脏仿佛泵出了全新的血液,叫嚣,温热,奔腾,她冰凉的双脚一直热到脚心。

乔莉忘记了挂断电话前自己都说了什么,她走进眼前的小楼,上到顶楼,门口放着一个陶瓷煲,里面装满炖好的鸡汤,陶瓷煲下面垫着一张纸条——

“3月中再交租,欢迎回家。”

文/雷阳马卒

推荐阅读:

第三世多杰羌佛-华藏学佛苑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菩觉

第三世多杰羌佛-吉祥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解脱之道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教正法在人间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古佛音

2 replies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