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受用

蝙蝠、穿山甲、果子狸,究竟谁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前,华南农业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一项由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广东省实验室教授沈永义、肖立华等科研人员研究的一项科研报告: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潜在中间宿主!

蝙蝠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原始宿主,怎么又冒出一个中间宿主?!原来,冠状病毒的原始宿主要通过中间宿主才能感染人。比如SARS病毒的源头也是蝙蝠,但要通过果子狸才能传染人,中间宿主在病源和人类之间起到了桥梁作用。

专家认为,这次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在冬季,但蝙蝠在冬季处于冬眠状态,集中在山洞里面,直接感染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蝙蝠是冠状病毒的传染源,而穿山甲可能就是起到了桥梁作用的中间宿主。

看到这里,不禁叹息!2003年的那场瘟疫,就是因为广州有人吃了果子狸,而果子狸身上,带有一种来自于遥远山区山洞里蝙蝠的病毒,这个人就成了一个超级传播者,导致了一场烈性传染病的暴发。十七年后的今天,这些野味爱好者们,再次引爆了一场全国性的疫情事件,只不过爆发的地点由广州变成了武汉,引爆疫情的中间元凶从果子狸变成了穿山甲!

蝙蝠、果子狸、穿山甲,它们本来是一种与世无争、与人无害的温顺动物!

蝙蝠通常喜欢栖息于孤立的地方,如山洞、缝隙,也有栖于树上、岩石上的,它们总是倒挂着休息;

果子狸主要栖息在森林、灌木丛、岩洞、树洞或土穴中,夜行性动物。胆小怕惊,喜欢在黄昏、夜间和日出前活动,以野果为主食;

穿山甲栖息于丘陵山地的树林、灌丛、草莽等,昼伏夜出,能爬树游水,温顺、胆小,遇敌受惊时,将头裹在腹部,缩成一团。

它们与人类没有多少交集,然而,恰恰是这些天性温顺,从不想祸害人类的动物,却成为人们捕杀的对象。

据统计,从 2005至2020年间,150万只穿山甲被偷猎走私,是全球走私最严重的哺乳动物,目前中华穿山甲不足百只,几乎绝迹。由此,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色名录上,中华穿山甲被列为“极危”,距离灭绝一步之遥。

果子狸、蝙蝠的命运也好不到那里去。近几年来,由于人类的疯狂捕杀,野生果子狸、蝙蝠的生存数量急速下降,故此,果子狸被国家列为二级保护动物,蝙蝠被列为三级保护动物。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人们为满足口腹之欲。曾几何时,那些野味爱好者们,大肆炫耀进补、食疗之裨益,吹嘘自己吃野味、请人吃野味的“自豪”与“骄傲”。于是乎,吃野味成了一种奢华的炫耀方式和交际手段。

然而,人们只顾满足口腹之欲,却把专家的警告抛于脑后,早在2003年SARS病毒爆发时,专家们就呼吁:有超过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野生动物!

不是吗?HIV病毒来自于非洲的黑猩猩或白眉猴;SARS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尼帕病毒来自于蝙蝠;马尔堡病毒来自于非洲猴子;拉沙热病毒来自于老鼠;麻风杆菌疑似来自犰狳……

实际上这些潜伏在动物身上的病原体本来并不会危害人类,只是人类侵入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里,把它们关入笼中,带入城市、乡村和餐馆,大吃特吃它们的肉,这样,野生动物身上的病原体自然传给了人类。

这能怨动物们吗?与其说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倒不如说野味爱好者们才是传播冠状病毒的超级中间宿主,是最具杀伤力的罪魁祸首!

作孽啊,野味爱好者们!你们的一时贪嘴,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整个民众人人自危,国家耗费了大量人力财力抵御疫情,这不是祸国殃民,又是什么?!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新型传染病的爆发,从某意义上,就是野生动物对人类的报复,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人类不尊重自然,必然付出沉重的代价!

灾难一次又一次的周而复始地上演着,该反省了,请记住这惨痛的教训,学会爱护动物,学会与动物和平相处,学会尊重自然,摒弃贪食、虚荣和无知,回归久违了的良知吧,否则,人类度过了这次灾难后,还将重蹈灾难的覆辙!

文/合立

推荐阅读:

第三世多杰羌佛-华藏学佛苑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菩觉

第三世多杰羌佛-吉祥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解脱之道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教正法在人间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古佛音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