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世音菩萨

活下来的力量——武汉疫区一位母亲的宅家笔记|战疫日记

     从我怀疑自己被“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的1月21日起,我自觉“宅”在武汉家里已20多天了。丈夫和女儿在上海无法回来,只有我和我的贵宾犬,足不出户坚守着这块属于自己的“抗疫阵地”。

如果说武汉是这次 “新冠肺炎疫情”始发地、重灾区,那我家所在的汉口唐家墩街道就是重灾区中最重的灾区,是全武汉风险指数最高的区域。离我家最近的两家医院就是这次疫情的定点专治医院。疫情起源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距离我家不到2公里,我平时还经常到这市场买水果。

恐怕只有自己身处这样的疫情“前沿阵地”,才能真正体会什么叫恐怖、什么叫煎熬、什么叫无助,什么叫彷徨。但是,当我挺过这20余天,活下来时,我内心诠释了什么叫亲情,什么叫信仰,什么叫团结,什么叫武汉。

作为一个佛弟子,我平时连一头蚂蚁一只蚊子都不会杀,看到一头死在路边的老鼠都会为它念诵超度咒,我根本无法面对从街坊邻居到大江南北,那数万同胞受苦受难的现实,但又只能面对。

每天清晨一起床,看着不断攀升,不断攀升的“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我的心就一次又一次被震撼着,总有种被撕裂般的疼痛。这20多天,我不知道多少次把自己裹在被窝里哭泣,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泪。但我最后告诉自己,武汉不相信眼泪,中国不相信眼泪,“新冠病毒”更不相信眼泪。只有擦干眼泪,坚强的活下来,也尽力帮助身边人活下来,渡过这个劫难,才是我做为一个人,一个母亲,一个佛弟子最应该要去做的。

1、亲情的力量

    丈夫已在上海打拼多年,女儿去年“海归”后也在上海工作。他们只是在节日才能回武汉团聚。一家人聚少离多。

今年已25岁的女儿为春节团聚作了精心准备。她早早就抢到了1月23日父女返汉的高铁票。接着就是在网上不停地淘、淘、淘,把春节期间全家吃的用的,都安排得妥妥的。每次通话,她都开心地叨叨春节这几天如何快乐团聚的计划。

其实从1月初开始,疫情已在武汉展露蔓延趋势,但并未引起我们重视。1月19日,是我们佛教徒共庆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日”,我和20多个佛友还欢天喜地相聚一堂,放生共修、恭闻法音,活动了一整天。共修后,我又赶到酒店参加家族的“尾牙宴”。似乎那“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只是普通流感一样,并非那么可怕。因为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还举办万家宴,4万个家庭10万人欢聚一堂嘛。也有武汉官员说疫情不会有多严重。

岂料,一场席卷全国,波及世界的巨大灾难正悄然降临。真是应验了那句话:“不知道明天和无常哪个会先到”。

1月20日,为置办年货,我分两次到超市买了许多蔬菜、水果、面粉等,买回来后,看看几大袋东西,还自嘲“有病,买这么多干嘛”。本来也打算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买水果,因为很多东西要在超市买,这次就没去了。

现在回想,真是冥冥之中一种注定。如果不是莫名其妙买了那么多蔬菜,就无法解决这20多天宅家的生活必需了,抑或去了华南海鲜市场,就必然“中招”被病毒感染。我只能感恩于佛菩萨的加持,老天的眷顾。

1月21日,“武汉封城”前两天。

我从媒体报道了解到,武汉疫情越来越严重,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患开始,疫情已急速蔓延,医院更是人满为患,医护人员、医疗物资严重短缺。钟南山院士也敲响警钟“疫情存在人传人现象”。

21日中午,看着疫情报道,本就心惊肉跳,一个电话更让我万分惊恐。那是1月18日来过我家,与我促膝长谈的一位师姐打来的。她说,她儿子因为发烧不退,“疑似肺炎”已住院了,她自己全身乏力,已被隔离观察了。

天啊!我接触她的第二天,还参加了佛教共修活动,参加了家族的 “尾牙宴”,密切接触过近40人啊!还不包括我乘车走路、到超市买东西接触的人。我该不会也“中招”吧。

“怎么办?怎么办?”我拼命回忆自己这些天我都在干什么?去了什么地方?都与谁有过接触?我傻傻地坐在沙发上,想着、数着肺炎病毒潜伏期的事情,脑子里尽是一些“假如、假如……”的负面思维。我害怕自己被感染还传染其他人,我害怕已陪伴我10年的,我的爱犬“嗨皮”会被杀,我害怕……内心的惊恐无以言状,感觉自己被彻底笼罩在厚厚的阴霾之下,随时会被吞噬一般。

喝口水稍作镇定后,我马上拨通女儿电话,告诉她不要回武汉。我明显听到电话那头女儿抽泣的声音,然后就是“哇、哇”大哭的声音。“妈妈,武汉再不好,那也是我的家啊,更何况在这最困难时候,我怎么能把您一个人扔在那里呢……”。

“乖、宝贝,这时候你们真不能回来。疫情后面怎么发展谁都无法预料……” 其实,我也心如刀绞。平时本来就是聚少离多,何尝不想过年时让女儿躺在我怀里撒撒娇呢? 

1月22日,“武汉封城”前一天。

上午,女儿又打来电话。她告诉我,她已退了高铁票,高价买了下午返汉机票,行李都已带到公司,一下班就回,坚决要回来,

作为母亲,有这样一个贴心女儿是幸福的。但我怎么可能让她在这样时候步入“疫情雷区”呢?。我斩钉截铁告诉她“坚决不能回来”。一通电话下来,手机都快讲没电池,什么话都说了,就差“会死人”三个字。

总算说服了女儿。但她又提议要我去上海,我以贵宾狗“嗨皮”没人带为由拒绝离开武汉。我不可能告诉他们真正原因是“我可能被传染”。做为母亲,有任何事自己一个人先扛着,何必让女儿跟着担惊受怕呢?

俗话说“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还真是如此。22日下午,女儿来电话告诉我,她帮我网购了许多N95口罩,医用口罩,酒精棉,巧克力、饼干等防护用品和食品。原来她退了返汉机票后,马上下载了近百个网上购物APP,到处找口罩和酒精棉等,疯狂般网购。由于年关,很多网店都不发货了,她就补加急运费给店家,或在京东,或在天猫等等,就要求第一时间顺丰发货。

宝贝女儿给我网购的用品仅两天基本都到货,还有的在初五、初六才到,但完全满足了我宅家的生活与防护需求。这让我倍感幸福,但再温暖的亲情也是相隔两地,更多时候还是要靠自己去面对。

1月23日,“武汉封城”第一天

23日凌晨一点,洗漱完正准备睡觉。随手打开手机,武汉市政府发布的“封城”公告赫然出现眼前。看着公告,我明显感觉自己的手在不断发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瞬间开始不断冒虚汗。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楞了多久。这意味着什么?后面将会发生什么?我不敢继续想下去。

凌晨两点,女儿电话就来了,她也看到了“武汉封城”的公告,还是那样哭哭啼啼,更是令人心碎,令人彻夜难眠。

23日,“武汉封城”第一天。天气很糟糕,全天灰蒙蒙的。路上车辆稀少,我所在社区,整条大街除一家便利店,所有店铺都关门,还有几个行人在匆匆赶路,感觉整座城市被按了暂停键,甚至被遗弃了,不禁联想到外国电影《传奇》等灾难片,一阵惊悚,汗毛倒竖。

作为一个母亲,独守一个“疫情阵地”,只有一条小狗相伴时,那种惊恐、孤寂、无助只有经历过的女人才会理解。

在“武汉封城”的前后几天,虽然时不时会跟女儿丈夫煲煲“电话粥”,虽也倍感温暖,但我基本是在强颜欢笑的敷衍他们。因为我担心自己被染了病毒。

好几次,女儿来电话,我就故意不接,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在她面前流泪。我爱他们,所以,哪怕我心力憔悴到极致,我都不能让他们在微信视频中看出来,不能让他们有任何的牵挂与不安。而最让我感到欣慰是我果断阻止他们回武汉,也果断拒绝离开武汉。

这就是亲情爱的力量,也是母女相依相爱的力量。

1月24日 除夕,武汉封城第二天。

这是中国传统最看重的“年夜饭”日子。傍晚时分,站在阳台上,看着对面楼一家五口围在桌前吃年夜饭,我黯然神伤。

我想起,去年除夕这个时候,是我在厨房最忙的时候,女儿在身边打下手帮忙,把我烧的菜一道道搬到桌上,偶尔还会偷吃一下,嗲嗲的赖到我身后说“妈,好吃”。

我想起,女儿曾无数次在电话里给我勾勒的春节计划。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让人猝不及防的疫情,我们家以及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年夜饭该是多么的温馨啊。而此时,不知道还有多少家庭正在与病魔斗争,正在与死神赛跑,人世间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正在一幕接一幕的上演。

而今,站在窗台前,眺望窗下马路,已不见往日的车水马龙,只见稀稀拉拉的几辆轿车和穿梭来往的救护车,不时听到“呜、呜”的警笛声。看着对面楼下出口,全身防护的人员正抬出尸体,听着邻居撕心裂肺般的哭泣,我的眼泪如雨点般落下,根本控制不了。我的心仿佛被撕成了一瓣一瓣的不成形,几近崩溃。

我冲进佛堂,趴啦一下,重重跪倒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像前,泣不成声的求救:“大慈大悲的佛陀师父,应声救苦的观世音菩萨,救救我们吧,救救武汉吧!”。

2、信仰的力量

1月25日,大年初一。

本来是计划邀请同修初一到我家点灯祈福。而今只能自求多福了。

佛堂音响播放着《燃灯之歌》,“点一盏明灯,燃希望之火,照亮黑暗的每一个角落。……”

我手捧一盏酥油灯,缓缓跪上前,虔诚的将供灯放到供台。我双手合十,仰头凝视着头顶上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师父像,凝视着,凝视着,我嚎啕大哭,顿时,泪水像破堤的洪水从眼眶冲出。哭啊哭,不知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自己从跪着一直哭到坐下。

待些许镇定,我继续长跪,我把这几天来内心所有的恐惧、委屈、焦虑、无奈和悲痛,一股脑的向佛陀师父倾述着。说着,说着,我仿佛看到佛陀眼里流出大悲泪水,仿佛听到虚空传来佛陀慈悲的声音“一切会好起来的,灾难会很快过去的”。

盘腿坐在佛堂地上,听着大悲咒打坐冥想了很久,心总算安定下来,耳边又回荡起佛陀师父的声音,犹如一束阳光穿透厚厚的阴霾,直射我心,感受到了一种宁静祥和的力量。我顿时振作起来。

在灾难来临时,恐惧,是每个人共有的正常心态。但我庆幸自己有信仰,有学佛,在最惊恐,最无助的时候,能向佛陀师父、诸佛菩萨倾述心声,能用信仰的力量战胜恐惧。

战胜了恐惧,内心喷发了另一种力量,那就是我能为别人,为战胜疫情做点什么?想出去做义工,帮助一下他们,小区微信群里一条回复打消了我念头“好好呆家里就是最好的义工”。那时我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可能是被感染者。

看着疫情报告中继续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和各个小区的疫情通报、许多家庭自拍被隔离的抖音视频,我再次潸然泪下。“我真的就这么宅着,什么也帮不上吗?我就只能蜷缩在屋里,陪着我的狗狗说话吗?”。心情再度彷徨苦闷。 

25日,大年初一中午,同觉寺住持妙言师打来电话说,她说,想组织同修每天持诵观世音菩萨圣号为疫情灾区祈福。我顿时醒悟,这真是一个利己利他,也利于“宅家”的好办法。我知道自己能为战胜疫情做什么了。我的心迅速安定下来,开始充满了法喜和希望,马上再联系妙言师商量实施细节。

我们很快就组建了三个微信群,到27日上午就集结了一千多名居士或信众入群参加共修祈福。至今,大家都坚持每天在各自家里诵经持咒或念诵观音菩萨圣号,祈愿众生一切吉祥,没有一天间断。同觉寺出家师们更是心系武汉疫情灾区,承诺寺院不收供养,会为报来的所有疫情患者供灯祈福。

也就在25日下午,让我担惊受怕好几天的事情有了转机。被隔离的那位师姐来电话说,她儿子只是因为感冒而发烧、咳嗽,核酸检测为阴性,已排除“疑似”,社区已解除了对她的隔离观察。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由是,我更坚定地抓紧时间诵经念佛,愿以自己微薄之功德回向给被疫情折磨的人们。

1月29日清晨,我刚从佛堂出来,就接到同事小慧的电话,电话那头,她泣不成声。最坏的事还是摊到了她母亲身上。

小慧母亲已连续两晚不断咳喘、咳嗽,夜不能寐。头天去医院诊断为疑似患者,但医院没有床位,只能回家自行隔离观察。她父亲彻夜到处托关系要病床,也都无果。

面对几乎崩溃的同事,我那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她,让她镇定。我让她把母亲姓名及住址报来,我请求同觉寺僧侣帮助念经回向,供灯祈福。还力劝她,要忏悔发愿求加持,要多多持念观世音圣号和《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要以最虔诚的心祈求佛菩萨加持护佑。小慧当场就答应了。

当天下午,小慧来电说,有贵人相助,她妈妈已在疫情定点医院武汉第六医院申请到病床位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皇天不负温良人。要知道,到29日“新冠疫情”已蔓延非常严重,仅武汉确诊病例就已达到2261例。“一床难求”是武汉各定点医院最残酷的现实。有位90岁老人为了他65岁儿子能有一张病床,在医院整整独守了5天5夜。那天钟南山院士谈到武汉时声音都哽咽了。但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个平民家庭求到一张病床位呢?真是不可思议,只能感恩于佛菩萨的慈悲。

随后几天,被隔离在家的小慧也每天坚持持咒诵经,发愿吃素21天内不沾荤腥,为她母亲及所有病患者祈福!

宅家期间,也有许多佛友家出现类似情况,孤独无助而找我倾诉,我也都是如是安慰,如是力劝,尽可能让她们及家人释怀。我用每天诵经持咒功德为他们回向祈福。我还教育女儿不可抱怨社会,要积极配合政府抗击疫情。

法国哲学家萨特曾说过:“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亘古不变的,一是高悬在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一是深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高贵信仰。”。

心中有信仰,行动就有力量。大乘佛教信仰与共产主义信仰有个共同点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特别在国家危难,众生受苦之时,佛教信仰同样是不可或缺,利国利民的力量之一。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 。

3、中国的力量

2月3日晚,许多朋友圈都被一则《口罩航班》新闻刷屏!一架商务航班的座位上,不是坐着乘客,而是全部放着装满医用物资的纸箱!那是肯尼亚华人华侨捐赠的医用物资。同时,数以百万计的医疗用品,正从世界各地,四面八方飞向祖国,驰援武汉!

看罢新闻,我泪流满面,没有强大的祖国,没有团结一心的中国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奇迹。这神奇的“口罩航班”,不仅感动我,感动国人,也必将感动全世界善良的人们!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已成为中国人在灾难面前的共同宣言,“加油武汉、加油中国”更是这场“疫情阻击战”中每个人共同的呐喊。

这就是中华民族团结的力量。这就是中国的力量。

灾难面前,邻居间也彼此更包容,更豁达了。在我的小区微信群里,我经常看到邻居间互帮互助,充满人间温暖的信息:

——哪家说家里口罩不够了,立马就有人问你住哪栋?几分钟后就看到留言说,让你下楼去单元大门把手上取装口罩的一个袋子;

——有人说家里酒精不够用了,立马就有人拎一大壶到小区广场,约定大家带上扩口瓶子来装,此时其他邻居赶忙叮嘱,让大家不要扎堆去,为了安全,彼此保持两米距离;

——也有人会无意发一些非官方或负面消息在群里,立马有人出来制止,脾气暴躁的还骂几句,此时的骂却不会引起任何的反感,相反觉得骂得豪爽,骂得亲切、倍觉温暖……

我无限感恩那些与疫情巨魔厮杀搏斗医护人员、各条战线的逆行者。正因为有他们在前方守护,才有我们百姓的安全。无数人都在为抗疫救险默默奉献!

普通百姓没有机会上“战疫前线”,“宅在家里,不出门,不聚会”同样是对国家的贡献。就像我,宅家20余天,除了每三天下楼丢一次垃圾外,真的就是“足不出户”。所幸年前莫名其妙买了那么多青菜、水果和面粉,才有了不必进超市的生活保障。

为了将青菜存放更久更保鲜一点,从1月21日开始,我就将其洗净晾干,然后整齐码在冰箱抽屉里。一天就吃两餐,有时候就是煎几片青菜饼当饭吃。保证每一片菜叶都不浪费。

此时,我尤其感受到资源的珍贵。家里所有消耗品,包括水电 煤气等等,不再仅仅是靠钱就理所当然能够买得来的,这后面凝聚了多少人在付出?在这危难时刻,我们所享受这些资源的背后就是无数逆行者以自己的生命在保障我们的补给。

此时,我痛彻心扉地领悟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极圣解脱大手印》中的说法。“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人身和一切,皆因为父母所生,父母教养、哺育我们,娑婆世界群情奋力,各功所能,辛苦劳累,功德巍巍,相互造就生活之園,随处随地皆是众生功德所聚……”

为了提高免疫力,我除了保持自己有比较充足的睡眠时间外,就是保持必要的运动,在佛堂做大礼拜,在客厅绕着沙发“跑香”或经行,在运动器械上做身体拉伸……

如果说我这20多天的宅家生活,让我躲过了“新冠病毒”最疯狂的肆虐时期,我活了下来,莫如说,如此宅家,让我有种脱胎换骨般的感觉。我更加坚定了学佛修行的信念,也更坚定了对国家与人民的信念。

钟南山院士说的好,“武汉本来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

是的,虽然武汉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劫难,还连累了全国人民。但我没有看到武汉被嫌弃,被抛弃,我听到更多的是“加油武汉、加油武汉人”的呐喊。看到更多的是全国人民团结一心,共同战胜疫情的勇气和担当。武汉人也一定会以自己特有的梗气、豪气、坚韧,与全国人民共同战胜这病毒之魔。

当前病毒依然疯狂,我将继续好好宅在家中,与我的爱犬坚守“抗疫阵地”。我坚信春天很快就到了。待到春暖花开时,我将把女儿接回武汉,好好尽一下母亲的责任,补上我们的“年夜饭”和元宵汤圆,再让她嗲在我怀里尽情撒娇几天几夜都无妨……(完)

文/荷韵

推荐阅读:

第三世多杰羌佛-华藏学佛苑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菩觉

第三世多杰羌佛-吉祥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解脱之道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教正法在人间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古佛音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