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世音菩萨

他老年得子,欣喜若狂,5年后却发现是为妻子“一夜情”买的单

(图片来源于网络)

张建国,一整个上午就蹲在医院门口的树下。地上满满的是烟头。他摸摸烟盒,上午刚买的一包烟竟然只剩两根烟了。

他今天是来医院取5岁儿子的《亲子鉴定报告》。最后一线希望崩溃了。他,一个退伍军人,一个参加过越南自卫反击战的硬汉子,就蹲在这树下,不顾旁人唏嘘的眼光,泪流满面。

(1)

6年前, 52岁的张建国娶了比他小16岁的小丽。

10月怀胎,小丽产下一个“带棒”的小家伙。

老来得子,张建国兴奋的好几个月都在梦中发笑。

儿子张小宝一天天的长大,一天比一天的调皮可爱,让张建国经常乐的合不拢嘴。

妻子小丽是属于那种“贤妻良母型”的,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打理的妥妥当当,从来就不要丈夫操心家务。一家三口,老夫少妻小宝贝,就这么和和美美的过着日子。

张建国从来没有怀疑过儿子不是他亲生的。

上周,张小宝不幸被车撞了,当场流了很多血,昏迷不醒。送到医院急需输血。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平时医院血库的库存都是充足的,偏在那天小宝需要的那种血型没有库存了。情急之下,张建国向医生提议抽自己的血。一会儿,医生告诉张建国,他的血型是A型血,而儿子小宝的血型是O型血,不匹配,不能输血。

“怎么可能?”医生的回答犹如给了张建国当头一棒。后来医院向中心血库紧急调来了O型血输入,才算保住了小宝的命。

对于张建国来说,孩子和家庭就是他的一切,而今他觉得天塌了。他疼爱儿子的画面犹如电影在眼前掠过,这一幕幕曾让他快乐无比的往事,而今却像出鞘的刀,刀刀剜着他的心头肉。

他瞒着妻子,偷偷把儿子的血样送到医院做亲子鉴定。他还到儿子出生的那家医院,托熟人翻出了儿子出生那天的接产记录。

那天,跟小宝同一天出生有六个孩子,只有小宝一个是男娃。说抱错孩子,也并不现实。

那么问题就是出在妻子小丽的身上。

(2)

张建国将烟头在地上拧灭后,还是蹲在医院门口的树下,他打电话叫小丽来医院一下。

面对丈夫递过来的《亲子鉴定报告》,小丽惊慌失措,自己担惊受怕了6年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张建国依然蹲在地上,低头不停的抽烟。小丽泪流不止,说出了隐藏多年的秘密。

那年,大学同学聚会,大家都很高兴。她喝了很多酒,酩酊大醉,是一个已婚的大学男同学送她到了宾馆……那天,距离她与丈夫的婚期还有一个多月。

事后小丽虽然做了“应急措施”,可心中一直隐隐不安,这也是她这么多年一直有的心结。虽然是酒后失态,但毕竟对不起丈夫。

婚后这些年,她断绝了与所有同学的联系,一心扑在家庭,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收拾的十分妥帖。也许潜意识里就有赎罪的意思。

儿子生下来后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可看着孩子越来越像张建国,父子间的感情还这么好,她也逐渐放下心来,没想到该来的还是要来。

她哭着跟张建国解释这一切,但张建国只是低头不语,不停的抽烟,小丽知道这是他发泄的方式,便不再多言。

小丽悔不当初,让丈夫为她的“一夜情”买了单。有错在自己,没办法。儿子出院后,小丽主动提出了离婚。

但是,对于一个爱着妻子珍惜家庭的张建国来说,他是多么的不想面对各种失去,各种破碎,各种窒息的疼痛。他不想看到家庭破裂,他不想失去这温暖的家,不想失去这个他还爱着的女人。

但要让他跨过这个坎,这个对许多男人来说都很跨过的坎,这个关乎男人的尊严和血脉的坎,确实很难。

(3)

身心疲惫的他回到了父母家。父母家的客厅供有一幅观世音菩萨像。张建国以往看这幅佛像也只是鞠躬敬意一下,没觉得什么。但这次一见到观世音菩萨像,他突然觉得很想哭,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看到家人一样,控制不住的流泪。

张建国的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虽年近八十,但耳聪目明的,行动还十分利索。老太太家中设有佛堂,她经常邀请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们到她家佛堂拜佛,念经和闻法,乐此不疲。

老太太见到儿子脸色苍白,情绪异常,也没问为什么,只是说:儿子,一起听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吧,不管发生什么,里面会有你所要寻找的答案的。

张建国觉得自己又回归成一个小孩,那样的听信母亲的话,索性住到了父母家。

母亲的小佛堂温馨安详,檀香缭缭沁人肺腑,仿佛是治愈人心痛的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极富有磁力的声音犹如从天上来,从头顶灌入,让张建国昏沉的大脑渐渐清醒。

几天下来,虽然法音里的字句,他真没记住几句,但他真的觉得内心的某种力量被启动。

佛陀在法音里讲生命之真相,佛法之真谛;讲世间恩恩怨怨中的因因果果;讲好人善人如何让心境更博大;讲如何修行转凡入圣……

张建国似乎找到了答案,明白自己应该如何做了。

(4)

不知不觉,在母亲家已住了半个月。这半个月,老太太天天带他进佛堂礼佛、闻法。

老太太说,人与人的缘分是很奇妙的。在你儿子投胎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你们的父子缘分,去好好珍惜、了却这个缘分吧。

老太太还说,张小宝因为半个月没有见到父亲,已开始闹情绪,拒绝吃药,拒绝吃饭了。

想着儿子这么依赖自己,张建国释怀了。是啊,融入血肉的父子感情,怎么会因为一份亲子鉴定而消散呢?

深夜,张建国回到了家。张小宝已经熟睡,他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孩子的脸。

这一刻没有亲子鉴定,没有争吵纷乱,留下的只有父亲的惭愧和对儿子的心疼。

张建国暗暗发誓,自己要接受这命中注定的现实,他依旧会亲手做儿子最喜欢吃的红烧土豆给他,儿子曾说,这是世上最好的美味。

张建国放下行李,坐到了正在客厅沙发上发呆的小丽身旁。

(备注: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END

撰稿: 悠然

编辑:佛前灯

推荐阅读:

第三世多杰羌佛-华藏学佛苑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菩觉

第三世多杰羌佛-吉祥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解脱之道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教正法在人间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古佛音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