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释迦牟尼佛

西行朝圣之旅,得遇真正佛法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精妙绝伦。那个当下,我听到佛陀说,渡亡的功德很大,但是如果没有证量,自己都不能了生死,不仅渡不了亡灵,还会导致鬼道众生心生嗔恨。还有,黑业太重的众生,佛也渡不了。可以助念回向,不能保证超渡。

《南无佛说秘瘟经》是怪力乱神伪经,面对疫情,佛教徒要正信正行

佛法之真谛在“因果”二字,修行修的也是转换因果,由凡入圣得解脱。因果定律就是“照妖镜”,邪魔外道在此镜下无处遁形,只能原形毕露。凡违背因果定律的任何知见,无论冠以“佛说”还是“菩萨说”等多大名头光环,都是邪师、骗子、外道、邪魔所说。这就是“依法不依人”。

三个佛教公案:龙的存在并非传说

1999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带领三十余位弟子在礼拜完泰国佛教城的释迦牟尼佛像后,在湖边的菩提树下敷座而坐,此时有人请求佛陀讲法:罗汉如何得证菩萨境界?菩萨如何登地达到佛陀无上正等正觉?为什么佛陀要依渡生成佛?此时,周围的树上集满了群鸟,而湖里也游来了各类野鱼,一时间奇妙无比,而正当佛陀宣说无上殊胜佛法时,突然平静的湖面翻波涌浪,一声响亮,众目睽睽之下一条乌龙当下摇身一变,化为一条乌金色大鱼,尾巴独立而直端端立于水面,并如海豚般一行一点头向佛陀顶礼,此时又有两条一白色一黑色的鱼,也做大鱼姿势,伸出水面向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顶礼,时间长达二十秒钟左右。此神龙化鱼来礼拜佛陀的场景被随行弟子用照相机拍了下来,此事也经许多报纸报道,随行的禄东赞尊者第四世慈仁嘉措法王亲自撰文并发誓此事真实不虚。

《古佛降世的背后》(二) 古佛降世 — 三个级别的认证,一个发誓的印证,史无前例

自2008年《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现世,第三世多杰羌佛获得了世界上最著名的法王、尊者、仁波切、法师、各派领袖的合法认证、附议、祝贺,数量之众,在这个世界有佛史以来首堪第一,无有人超越,皆称古佛降世。 如果需要形式,这些认证应该是人世间的最合法形式。但是一切人间的认证都只是人为法定而已,认证者从究竟来说不具备认证佛陀的能力,只是起到了一个依承传统认证制度表法和指向的作用,也可以说,享有人间最高的声誉和信誉的认证者认证佛陀降世了,那么一切众生即便是依据传统制度也要懂得恭敬求教,依佛修学,方为正途,目的也是为了利益众生表法而已。但这其中多少为真、成分几何?非有证量的支持说不清楚,因为毕竟属于人为之举。

从刘德华飞机上写歌词说“万法习惯成自然”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世法哲言》中说法:“习惯成自然,万法亦如是。大至宇宙诸有为,小涉微因尘念间。”意思是说,大到宇宙间的所有一切,无论何等庞然大物、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或者小到微微的一意、一念、一识,一闪念之间的微因子,都存在“习惯成自然”这个道理。我们只要在某一方面不断地去探索或者定意而观,久而久之,就会养成这方面的习气,久坐者能出禅,打拳久练者力即生,就是这个道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莫不如此。

父亲离世我却爱莫能助,万法皆无常,幸福像露珠

正如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著《解脱大手印》所言:“……一切都是无常不实的梦幻,而这一场梦很快就做完了,我今年多少岁了?我死的时候快到了,过一天就少活一天了,也许几年,也许几个月,乃至几天,死的那一刻,当下就知道我做了一场梦,实际地回想,难道我不是正在无常中前进吗?难道人的生死不是这样吗?一生劳苦奔波、担忧、烦恼,一当断气死了,什么也没有了,这就是铁定的结局……”